夕颜

今天中午我牛以三分之差惜败,这样子总比分就0:2落后了。虽说客场全败在意料之中,只是两场比赛在最后一节都出现了胜利的希望,反倒让人略感可惜。就好比现在某米在联赛还剩为数不多的几轮却仍然落后三分,看似还有希望但只是美好的梦想一样。其实即使卫冕冠军首轮游都不会出乎我意料,毕竟好多因素都摆在那里呢,只是因为害怕和恐惧带来的不安让我总是不希望看到这样子的情形,更是暗暗安慰自己“不要低估一颗总冠军的心”。
伪球迷嘛,看球只要开心就好了。(想起来之前在某群讨论为啥NBA没有像足球联赛一样的降级制度来确保队伍不会故意摆烂等等问题,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娱乐性质的联盟不需要什么降级,大家一起来做生意一起来分成就好了233)
但是很奇怪害怕这种情感的东西居然还是会侵蚀到伪球迷。
根据马斯洛的层次需求理论,每个人都有五个层次的需求,生理、安全、社交、尊重、自我实现的需求,层层递进毫不含糊,虽然我并不完全赞同,而且感觉最后一个的达到对于我自身来说未免远了一些。更多的时候我觉得我被激励起来做很多事情的时候不是出于需求,而是出于担心害怕不去做这些事情以后的后果,说白了,就是单纯的害怕。
我一直很疑惑对于一个无神论者是怎么样思考和面对最后到来的死亡的。死亡对于现在的我来说一直都是一个非常困惑的东西,某些人也许会说,这种虫豸死了也不可惜,很可惜一些虫豸由于某些奇怪的原因居然和你站在同一个思维的层次开始思考死亡这个问题了。无神论者的害怕应该主要来自于死亡的未知,而有神论者非常幸运没有这方面的担忧。会不会有无神论者为了获得想要的结果然后先通读了圣经,发现圣经里面大部分创造了奇迹的大人物都曾经获得过唯一的神的眷顾,但是由于某些愚蠢的行为或者屡教不改令他失去了眷顾,最终也只是非常悲伤地死去。可是他们都是千千万万里挑一出来的,也许最终能被神预言地赐死,但是他们是怀着怎样的觉悟呢?很坦然而完全没有害怕吗?那么当得知失去神明保佑的那一刻呢?然后他又去阅读佛经,结果发现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痛苦仍然存在,在不能消除害怕这种心理的情况下甚至不能静下心来。不过据说通读完圣经的人最后都信基督了,对佛足够虔诚以至于可以静下心来冥想的人也都皈依了。
我一向神经大条,天天乐呵呵,每次思考这种对于死亡的恐惧我都是病怏怏地躺在床上。反正病的时候躺在床上啥也不能动,就任思绪像杨柳絮一样随风飘啊飘啊飘的好不快乐。只是大部分时候我转身扭头都感觉自己的大脑和里面的脑浆像是质壁分离了一样,平时转头像是熟鸡蛋,病了转头就是生鸡蛋,结果回头一看发现脑子里面全是这样子那样子奇思乱想的碎片,各种人各种事最后还有一堆我完全不知道内在联系的晦涩的想法碎片,活脱脱尤利西斯。要是有机会我一定格式化然后用Linux。
想起来小时候重感冒发烧躺在床上老娘给我打吊针的时候我都很害怕,总是问她,我会不会死掉。然后我娘总是说,傻孩子,怎么想这种呢?
天哪,我居然这么早就开始想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了!!!
之前好像看过一个学者做过的一项著名研究,他在诊室观察医生告诉病者“化验结果报告证实你感染艾滋病”时病者的反应和表情,大多都一惊,呆坐一会儿,然后说,我没有滥交。
类似的我想起来以前跟我娘班的时候也见过不少人的家属被暗地里告知患了癌症时的表情,略微无力,但是很少有哭天抢地的。大部分还是脸色一沉,听着医嘱,不断点头,然后询问一些非常基本的事情,最后离开。当时真的很小,看到那些家属的时候就感觉他们忽然就无欲无求了。眼神都不一样。对,不一样,ICU里面的眼神都比这有生气,虽然也随风即逝的样子。到了ICU的人一般也都淡定了,有没有意识都难说。看看吧,肉体就这么痛苦,已经不是来自于害怕死亡了,但是精神的恐惧一定更甚。忙碌一辈子,到了某个日子,痛苦难堪,西药中药偏方尽出,仍然不能从煎熬中挣脱出来,苟延残喘,直到最后咽下那一口气,即使作为旁观的人,也无法体会亲历的人无尽的苦难。天地不仁,这种时候不要痴心妄想你是一个受到祝福的人,你不是这个世界的拯救者,以前不是,现在不是,今后也不是,就算是了,你一大意说不定就被剥夺了这种无上的荣耀,然后更痛苦地死去。
我每次病好了都感觉全身上下被一些莫名的情感洗礼了一番,我都喜欢狂晒太阳然后心里默默想着:活着真好啊,(毕竟肉身不是机体你想换就换,也就只能平时保养保养实在情况紧急了重写一遍OS以便在目前的硬件条件下延长机体性能)虽然几点让我不太舒服,一是很累,二还是很累,三还是很累,没有了。
回来说到害怕,最简单解决方法还是不要太在乎太多的东西,大部分的对于非死亡以外的害怕都可以通过自己的拼命学习工作来消除掉或者忘掉,这还是比较有效的。死亡的害怕也可以通过这种方法来逐步减轻,做出了不少成就,实现了不少人生价值,值了云云。
但是正如之前所说,我小小年纪没有什么可以在乎的,但是也在乎生命,虽不知道生命的宝贵,但也异常在意,不知道是内心过于敏感还是什么,反正就是在意。对于因为病痛而害怕死亡还好,对于广义的害怕死亡显得杞人忧天,不过,这个世界即使再美好,我作为一个弱小的个体也不可能探其究极。不知道庄子当年是以怎样的心情看着这美丽的宇宙星辰呢?夏季大三角会不会更漂亮?
扯回来,其实好好努力生活就好啦,享受过程就好。害怕也是不确定性的一种,这也更增添了生活的魅力啊。C’est la vie!
所以说,真正关心比赛输赢的都是伪球迷,真正的球迷只会在乎过程,不会在乎输赢的结果。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好吧,我想说在我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恒大输了……这后面踢得是要闹哪样啊!!!

我也不知道写了一通什么东西

Advertisements

About 后圣域传说

在下便是后圣域传说,平日网名guyigenius。热衷ACG,略懂书法,爱好广泛,热爱生活。本性狂妄自大,现今迷途知返。想法稀奇古怪,平日略带中二,一度对未来很迷茫,但是心中总有那点梦想。为此义无反顾,探寻真理,宁为枭雄。 https://guyigenius.wordpress.com/
此条目发表在如梦令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One Response to 夕颜

  1. Ta Chérie =)说道:

    总感觉好像在哪儿见过题目这两个字。
    也不知道你这是病好了的感想还是看球的感想。
    这第二遍囫囵吞枣的过完还是想不起来最开始的时候想要说什么。
    想写什么还是不能拖啊~~~
    就和学习是一样的。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